沅V芷

头像来自“万⭕出南极了”大大”,要来授权,理直气壮,叉会儿腰
周嘟嘟,诸葛亮晶晶(诸葛闪亮亮)两大心脏
大本命亮瑜,也喜欢白瑜,再次all瑜
也喜欢江澄舅舅,曦臣哥哥,还有金凌,薛洋和晓星尘道长
铠约也挺好吃
emm花乔也不错
好吧还有巍面
春风十里,不如睡你

国庆贺文 琴伤【瑜亮】

hiahiahia
辣鸡文手又来开坑了
这是大概一年前的存稿,结局瑜亮
震惊,原来我一开始吃的是瑜亮
后来改了改,想发出来
鬼知道一个吃亮瑜的辣鸡抱着什么样的别扭心情改的这篇瑜亮文
私信打一下亮瑜tag
因为前期看不出是亮瑜还是瑜亮
hiahiahia
国庆期间会更完

    四月的微心湖是最美的,杨柳依依,柳絮纷飞,清澈的湖面被微风泛起层层涟漪,鱼儿欢快的游着,湖中挺立的微心亭是文人雅士最爱的地方。

    微心亭里传来悠扬的琴声,看过去,一位蓝发少年正摆弄着琴弦,轻重缓急,忽而婉转,忽而促急,忽而流水般倾泻而下,少年身旁一位夫子装束的人手捋胡须,眯着眼享受着琴声带来的意境,慢慢地,岸边驻足的人越来越多,他们欣赏着蔚蓝的天空,澄净的湖水和明月清风般的少年,以及令人耳目一新的音乐,宛如一幅淡蓝色的中国山水画。

“此人琴声真乃一绝”有人小声嘀咕着。

“这还用你说,不过这少年的长相更是一绝呢!嗯哼哼。”少女巧笑略带嗔怪之意。

    许久,一位衣着华贵的少年被一群文人簇拥着走过来,“看,周瑜来了。”“怕是刚刚又被李白拉去喝酒了吧,哈哈哈哈哈。。。”众人纷纷向来人方向看去,原本恬静的岸边变得喧闹起来。

    亭中少年觉察到动静,不禁往人群中看去,行走在人群中的周瑜步伐并不稳健,却别添了一份醉酒后的风情,岁华风韵于一身,虽为男子,明媚如此。周瑜也察觉到了琴声,往微心亭看去。一双蓝色明眸,灿若星辰,一双红色瞳眸,惊世绝艳,两人就这样四目相对了很久,突然“铮”地一声,少年方才回过神来,原是自己的琴弦断了,复又抬头,周瑜笑而不语,转身离去,少年目送着周瑜的身影渐行渐远,心中隐隐浮现出一丝惊喜,还有一丝丝失落。

“夫子,刚刚那位华服少年就是周瑜吗?”

“嗯,对,他就是我以前跟你说过的江东名门周瑜周公瑾,他琴艺高超,博学多才,身边能人才子比比皆是,孔明,你初到此地,要多与他交往才是。”

......

夜晚凉风拂面,孔明本就没有睡意,这下更加清醒,脑海中不断浮现出周瑜的身影,要怎样才能接触到他呢,嗯哼,有了,不是说“曲有误周郎顾”嘛。

咚咚咚,敲门声在幽静的夜晚显得格外清脆响亮。

“进。”

“公子,您让我查的那人我都查清楚了,他叫诸葛亮,生于北方士族大家,幼时就以聪明机敏在徐州小有名气,现今更是才华横溢,此番跟随夫子四处游历,想必也是为了广交天下名士,与公子志趣相投,值得一交。”

“嗯,好。”

第二天

孔明早早地来到了微心亭,弹奏起了乐曲,一直希冀着周瑜的到来,不知不觉中已到了正午。

   “父亲,亭中那个人弹琴弹了一上午了,他不累吗?”一小儿对他父亲说。

   “这你就不懂了,我国自古以来就多有为志趣废寝忘食之人,难得这少年年纪轻轻就有为艺术献身的情怀,实乃志趣高洁也,你,明白否?”

......

”哦!”小儿表示他并不明白。

孔明内心os:高洁?我呸,献身?我呸,我这是在钓瑜,钓瑜懂吗!周瑜怎么还不来,弹了一上午了,累死本天才了。(小天才稳住,人设不能丢)

虽然孔明内心是抓狂的,但外表依旧云淡风轻,低眉信手续续弹。

不一会儿,周瑜就走来了。

os:哼哼,我就知道你还会来,不愧是小天才

见周瑜走得近了,孔明手一滑

哎呀,弹错了呢

抬头看向公瑾

哼哼,他果然在看我

要不,多弹错几个音试试

看到公瑾正向自己走来,某亮暗喜

“在下周瑜,冒昧地问一句,阁下弹奏的是否是《高山流水》”

“原来是公瑾兄,久仰大名,在下诸葛亮,字孔明,方才弹得正是《高山流水》”

“孔明兄,在下不才,在下听过的《高山流水》与阁下演奏的多有出入,不知孔明兄可否听过”

“世间仅有一个《高山流水》,在下弹奏有误,让公瑾见笑了,素文公瑾琴艺一绝,不知公瑾可否指教一二”
公瑾走到孔明身旁,俯下身来,纠正孔明的错误之处,虽然公瑾耐心地讲着,但孔明丝毫未听,只觉身旁突然温暖很多,身边人气息是那么的清晰,不觉间心跳加速了不少,公瑾,一个小亭,一把琴,若能一直这样,该有多好。

“中秋节快到了,孔明远在他乡,不得与家人团聚,何不去我家呢,寒舍虽陋,却也热闹”

“好哒O(∩_∩)O”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不好意思,中秋改的这篇文,所以文中设定是中秋节,总不能说“国庆节快到了,孔明远在他乡,不得。。。”吧,感觉怪怪的,嘤。

评论(4)

热度(1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