沅V芷

头像来自“万⭕出南极了”大大”,要来授权,理直气壮,叉会儿腰
喜欢诸葛男神和李白哥哥
最爱周瑜
本命亮瑜
杂食党
曦澄巍面追凌薛晓冰九。。。
春风十里,不如睡你

【亮瑜白瑜】凤凰涅槃,浴火重生(5)
周瑜醒来后,模模糊糊间仿佛看到了自己的凤凰神殿,嗯,许是半个月没回来,想家了,(⊙_⊙)嗯?不对,我TM真的是在凤凰神殿,见鬼了,明明昨晚还在桃林的。

侍童见周瑜醒了,忙上前去招呼着。

“神君,扁鹊神医已经来过了,先前您误喝了扁鹊神医为貂蝉仙子准备的安胎养神的药水,才导致如此地嗜睡,不过不必担心,刚刚您服下了解药,身体再过几个时辰就可以完全恢复活力了。”

“我怎么会在凤凰神殿?”周瑜疑惑。

“是铠神将您从桃林扛回来的,铠神临走前托我嘱咐您,您现在法力尚未恢复,还是不要随意走动的好,在天庭尚可,可人间是万万去不得了,这次还好,遇上了武陵仙君,下次若是遇上什么妖魔,后果可不堪设想啊。”

“嗯~_~武陵仙君是谁?”

“就是救您的那位仙君啊,骚里骚气的,您可还记得?”侍童心想他家仙君不会睡傻了吧,但他不敢说。

“你说那个桃花妖吗,骚里骚气的,既然是仙君,为何一点儿仙气都没有,倒是妖气太盛,着实厉害。”周瑜仔细回忆了一番,的确看不出桃夭哪里像个仙儿。

“仙君有所不知,这武陵仙君就住在武陵城外的桃林中,前身的确是个桃花妖,名唤诸葛亮。武陵城外的桃花源,每年二月二花开最为烂漫,有人盛传,曾于其中窥见风华绝代的男子,惊鸿一瞥,疑是天人,在他身边,经常有一位凡间女子,一袭红衣,明艳动人,轻轻抚唱着《桃夭》。
后来,有天火于桃林烧了七天七夜,但里面的桃树却毫发无伤,反而花开更艳,仿佛劫难洗礼后的重生,在这儿之后,就再也听不到女子吟唱的《桃夭》了。而桃夭也因此渡过天劫,列入仙籍,被称为武陵仙君。仙们都说,是女子为武陵仙君挡了天劫,化为灰烬,当然武陵仙君也是痴情,竟为了这女子,仙籍都不要了,自此守着桃林,只身不入红尘,因此仙君的妖气未得到天庭的洗化,自然还是妖气,天帝感于仙君的痴情,决定保留武陵仙君的仙籍,所以我们才会叫他武陵仙君。”

周瑜思来想去,也想象不出诸葛亮是个多痴情的种儿,罢了罢了,想不出就不要再想,毕竟妖不可貌相嘛,阿不,是仙不可貌相。

次日,周瑜命人抬着红缎绣花八台大轿,仪仗在前,唢呐开道,带上礼品,一路吹吹打打地来到了桃林。

---分割线---

几只生活在桃林的小妖聚众八卦。

“诶诶诶,你们听说了没,那个天庭刚重生的朱雀神君看上了我们武陵仙君,今早就抬着花轿要来娶我们仙君呢!”

“什么?这不可能啊,前些日子我还看到他俩吵架呢。”

“你懂什么,风月中的吵架不是吵架,那是打情骂俏。”

“不对不对,我们仙君喜欢的是月英姑娘,月英姑娘可是为仙君而死,仙君也一直守了桃林这么多年,不可能就这样见异思迁。”

“你们别急,先听我讲完嘛,这朱雀神君的确是抬着花轿来了桃林,然后跟我们武陵仙君说了几句,就放下花轿,自己走了,走的时候那表情别提有多失落了,倒是我们武陵仙君依旧云淡风轻,无波无澜,连句留人的客套话都没说,看来这朱雀神君并没有入我们武陵仙君的眼啊。”

“我就说嘛,我们武陵仙君那是个多么专情的人啊,月英姐姐那么善良,仙君怎么可能辜负她。”

“不过这朱雀神君长得这么英神俊朗,虽然红了点儿,但还是很好看的,只是追错了人啊,哎,可惜了。”

“行了行了,都在这儿干嘛,没活儿干啊,仙君是你们能非议的吗!”

众妖显然聊的还没尽兴,不过这么讨论仙君的确不好,只好怏怏散去。

---分割线---

自从那日周瑜被接走,诸葛亮应该庆幸的,周瑜终于将床还给了他,可自己却还躺在榻上,留恋着周瑜留下的余温,诸葛亮嘲笑自己,终究是冷清惯了,连这点儿余温都能暖上一暖。嘴上嘲笑自己,可心里对周瑜什么感觉自己知道,他诸葛亮不是那种整天闲得没事儿救死扶伤的仙儿,许是看到周瑜第一眼就心生欢喜了,不然这么些天日日夜夜的守护,又是什么呢。

---分割线---

今天是我生日,hiahiahia
所以今天就熬夜更一下这篇文
脑子里乱糟糟的,连个大纲都没有,写到哪儿算哪儿
下一章想写诸葛亮晶晶去天庭追瑜
武陵仙君背景参考王者

番外

“你们家神君怎么不在神殿里,他去哪儿啦?”铠围着神殿找了一圈,没找到周瑜的半点儿踪影,有点儿着急,毕竟他不想再满世界找这神君了。

“我们家神君一大早就带着聘礼去娶武陵仙君了,还说做仙的不能忘恩负义,人家对自己有恩,日后就要想着百倍千倍地还给人家。”侍童不疾不徐地说着。

瑜瑜真的只是想拿些谢礼去感谢武陵仙君的,奈何喜爱红色,把礼品包装的跟聘礼似的,把队伍搞得跟迎亲似的。

铠式懵逼jpg(如图,照着铠的原图,画了好久的,奈何是只废手)还有这种操作

默默地说一句,我在游戏里真的很喜欢铠耶

评论(2)

热度(26)